中国建筑业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
2021年10月28日  星期四

记忆乡下“打土块”的日子

时间:2021年09月01日        来源:建筑新网         作者:倪修龙

引子——这个比较久远的事情,也是出自我们七八十年代乡下场景复制品;是来自某天晚上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刷屏的时候,听了一首经典的老歌把灵感触动了,一下子打开记忆深处某个阀门,释放出来这些土的掉渣子画面,赶紧把这些若隐若无的碎片拼凑在一起,以此献给从小玩到大现鬓角已染霜的伙伴们!

1630486101220541.png

上个世纪80年代,身处乡下放眼望去每家每户都是相同的色调泥巴墙茅草屋;那时我国刚刚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首先实行分田包产到户,没有什么经济作物,农村地区人们的生活水平普遍较低。谁家要是有三间大瓦房真的不得了,那时窑厂很少,烧出来的砖瓦很金贵,记得红砖要好五六分钱一块青瓦要两毛多一,盖三间房砌空心斗子墙(一种砌法),就要两三万块是二四扁砖的实心墙体,所以家家户户盖房砌墙,根本用不起烧的砖;条件好的人家只会在墙角窗口、门头或檐口等重要的地方用点。这些脸朝黄土背朝天的靠在一亩三分地里觅食的庄稼人来说,自己动手几间房子是何等的难啊。打土地——是我们地处安徽中部、江淮之间老家的方言,其实就是就地取材从秋收过后的稻田里按照尺寸切割出来的泥巴块。用于七八十年代乡下人家盖房子用的,是红砖的前身。

那个年代,作为长辈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的长大,心里可谓是喜忧参半,孩子大了减轻自己负担,可近在眼前的大事压在心底喘不过来气,条件再差也要给孩子一个立个窝筑吧,不然的话,会被别人笑话的想到这里常常半夜觉都睡不着。其实作为父母心里老早就在盘算了,今年秋后,用那块稻田来打土坯(土地),不要看这是当时很常见的一件事不上提,可放在家里那就是大事情了,先定下那块所谓土质好粘性大,适合打土坯,还要想到好走,平板车起来方便才行;稻子还没割的时候,就和别的地不一样的待承了,田里的水早早就沥水了,为了增加后面“土地”的强度做准备。

1630486115200337.png

   等待收割的时间到了,第一个开镰的肯定是这块地了,割的时候一再叮嘱把稻茬子割到底,留短点,这样打出来的土坯齐整好看,不要小看这埋地里的稻茬,根系发达,作用好比现在混凝土里面的钢筋一样,起到凝固团结的作用,其他作物无法替代的。

一切都收拾好了,家里的当家或早或晚一天都要去地里转几次,至于能够出多少块“土地”不是这个担心,早就心里有数了;是凭经验在观察地的湿度,也就是现在说的含水率,等待天时地利的时候就动工了。

准备开工的前两天,就把老水牛牵过来,套上原始的石器时代的工具——石碾子(我们老家叫滚子)在上面不停地一遍又一遍转圈碾压,来压实这承载数百年人们安居梦想的必备材料。地因干湿成度,或多或少撒点水在上面;这个很有讲究的,太干了硬邦邦不好铲,太累人了;太稀了,软绵绵的又不成型的。记得上面还撒了一层草木灰,起防粘作用。

   万事俱备了,头天晚上还要挨家挨户的去请,头几天就打好招呼的那一帮子乡下的“匠人”们;不像现在的人,一个电话,一个短信就搞定的事。那个年代人朴实,没有花花肠子,感觉上门,当面和对方家里另一半再说一声,这样是抬举,有礼貌。一圈子走下来也到大半夜了,也有平时关系好的人家,还会要你坐下来拉个呱。第二天,天还没亮,那些头天晚上约定好的“匠人”们已经到了田间,这时候主家提着暖瓶拿着茶碗已在地头等候了,二话不说,就开始干了起来。

长期在一起合作的不用吩咐都知道自己的位置干什么。一般都是年长的做些技术含量高的活计,划线,这个活看似轻巧,其实掌握在分毫之间,只见老师傅手拿一个扁巴巴光亮的铲子,首先把铲子侧立入地面在上铁环上了一根绳子,两个汉子拉住绳子往前走“掌舵”凭经验用眼瞄,切割成一条线,远远看去直溜溜的就像线弹的一样。这道工序下来,紧接着就是比较轻松一般人都可以做的活计了,用个带刻度的划线耙子在刚刚切好的垄上按照横一块一块的分割出来。真正出力,出成果的就在最后一道工序了,就是铲土坯见几个身强力壮相对年轻的站在一条线上,手里握着放在胸口位置的竹杠子,用绳子牵住,对面颇有经验师傅把今天的主角Z型方头铁锹扎入前面面的时候,这几个人不约会动作划一的用往后仰身子拉一把,一气呵成这样一块完整的土坯就产生了。

1630486134128689.png

还记得那个季节,田间地头已经有露水和淡霜了,一场下来,每个人后背都汗湿了,当时堂哥最时尚的秋衣都湿出来脸盆大的印子来了,可见这是个力气活,同样含杂着技巧在里面,不是每个人都能操作的事。当一块地全部铲出来顺序摆放在一起,间距均匀的时候,远远看起就像列队的一样好看,有种满足感荡漾在心底

天快黑的时候,劳累一天的人们,完成了主家的“任务”,也顺理成章座上早已排好的大板凳上围在一起,在没有山珍没有海味的桌子旁开始胡吃海喝了,不能喝的此刻也会端起小酒杯酩上一口,以此驱除一天的疲倦,此时这些“工匠”们的当家人(另一半),也会从各自的家里端着碗“漫不经心”边走边吃,向目的地聚拢,名誉上是看看自家的男人,不要让他晚上喝多了,其实也就是过来蹭点吃的来,那个年代物资缺乏,老肥肉、小公鸡可真是个稀罕物,只有逢年过节,家里有大事才吃的上。此时主家赶快让座安排席位给这些半边天们坐,(生怕怠慢了,惹的人家心里不快活,下次再找人帮忙就难了)也有的有分寸的妇人,她们是不会上桌来的,只是站在自家男人的身后看着他们吃喝;还有的家里最小的“拖油瓶”跟着妈妈一起过来的,此时一定是坐在父亲的腿上,不时的吃着父亲夹过来的大鸡腿和一块老肥肉,吃的满嘴滋油,妈妈在旁看着比吃在自己的嘴里还高兴,目的达到了。这样的场景,一般都是持续到半夜才落幕,酒足饭饱后,一家几口才腆着肚子回去了……

家门口的这些匠人们,一个秋天可谓是走东家到西家马不停蹄忙碌着,有时候隔个村子还去帮忙,出点力气,吃吃喝喝,那个时候的人朴实无华,没有报酬的,只落下来个人情。

现如今你去皖南旅游,主角一栋栋徽派建筑打住你的眼球。如果你移步乡下找寻原始,映入你眼帘的就是那一道道特有的色调土坯房子,连接着那些一人多高的土墙穿插在桃李芬芳间隙之中,虽然历经上百年风吹雨打的眷念,可它与闻名遐迩的福建土楼一争高下;至今依然不动分毫,让人敬仰,这才是真正的出自大国工匠”之手;染着历史年轮的青砖,在边角突出它独特的韵味,顶上黛瓦来饰面,远远看去彰显一份静雅一份致远的感觉。家乡身处皖中丘陵地带江淮之间,也传承抄袭了徽派建筑的实用,虽不见马头墙的气派,小桥流水人家的静适,但也不拉下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千百年传承下来的蜗居实用。

土坯——也因来自于大地,多年以后完成它的作用悄然解体风化过后又不留痕迹的回归自然,让敬佩难忘

后记本人新疆生活11新疆80年代直到90年代末至今都还有名字叫“打土坯”这个行当,靠这个营生的职业;大部分来自四川、陕西、甘肃的打工一族,他们常常站在人力市场边缘,脚下放着打土坯的各种规格模子和简单的行李。这就是他们的标识,一般身上拖泥带水的痕迹比较明显,主家上去三言两语说好价钱,马上就提着工具行李跟着雇主走了......




分享: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 推荐视频
版权所有:建筑新网社Copyright@2014,Construc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杨浦区营口路588号 18楼 邮编:200433 电话:021-63216799
沪ICP备140232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