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业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
2021年10月28日  星期四

凝固的乐章

——我的建筑情缘

时间:2021年06月28日        来源:建筑新网         作者:陈宝林

常常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动,当各种建筑物扑入眼帘的时候。这种感情犹如工人对机器、农民对庄稼的情感,又不全是。

我和建筑结缘,也许是机缘巧合,抑或是生命中注定。我原在棉纺织厂搞宣传,1991年之前,在工会干事、宣传科长的位置上,两次接待过汪曾祺老先生,陪他聊天,聊高邮经济建设,聊撤县建市,他夸棉纺织厂建得很有气派,像个花园工厂。我还两次陪他进车间参观,当看到一群群玉色蝴蝶翩飞在车间的纱海银垛里,汪老不由得连声赞叹,家乡的人美、水美,眼前的纺织姑娘像“白蝴蝶”更美。1991年10月的一天下午,汪老乘兴为高邮市棉纺织厂、高邮市文联、高邮市文化馆等单位题名,留下了一批珍贵的墨宝。我自始至终为汪老裁纸、倒墨,深为他深厚的书画功底所折服。期间我们还相继接待过石祥(《十五的月亮》作者)、龙飞(《太湖美》作者)、沈亚威(《战士第二故乡》作者)、于淑珍,德德玛、钱浩梁(《红灯记》主演)等著名作家与艺术家。1992年6月我被调到当时建工局搞宣传,从此踏上了和爷爷、父亲一样的建筑之旅。由于工作关系,我经常徜徉于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巍峨高大的建筑群中。我曾站在上海浦东新区117米高的爵士大厦的平台上,眺望着黄浦江畔鳞次栉比的建筑;我也曾流连于北京、天津、重庆、青岛、南京的经济开发区,看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我还曾触摸过无锡太湖大桥的玉色栏杆……,当得知这些巧夺天工的杰作,有不少是出自家乡的农民建筑工人之手时,出身于建筑世家的我,便被一种激情充盈着,震撼着,极想投身到营造广厦、美他都市、振兴高邮经济的时代大合唱中去,抑或成为一曲曲凝固的建筑乐章中的一个音符。

我家祖辈三代和建筑结缘,我爷爷祖籍苏州阊门,是个泥瓦匠,就是那种做一天工,混一天饱肚子的角色。由于家境贫寒,以至于我的两个姑母,一个到上海做帮工,成了后来的“上海人”;一个嫁到乡下去谋生,成为彻头彻尾的“农村人”。我父亲从小就和爷爷学做瓦工,我家原住在城北左家巷,文革期间改名为拥军巷。有人要找陈定高,大人小孩可能有所不知,要说找陈瓦匠,巷子里家家户户人人知晓。我父亲从小学徒,吃尽了人间疾苦,适逢解放,1950年高邮成立建筑工会,他是当时的三个创始人之一。我父亲文化不高,上过几年私塾,但他和建筑的情缘,我从小就耳闻目睹。他是自学成才的土工程师。暑天夏日,他摇着扇子绘图、计算;冰雪隆冬,他窝在床上学打算盘,搞预决算。从我记事起,他年年如此,月月依旧。高邮最早的知名建筑:高邮旅社、人民剧场、曾接待过汪曾祺的北海大酒店、北海电影院、棉纺厂、府前街一、二期拆迁改造等都留下了他的汗水和智慧的结晶。(他是当时的施工员,也就是今天的技术负责人)。我父亲长年累月,在工地上摸爬滚打,以至于积劳成疾,64岁身患胃癌,过早地离开了我们。记得那年他在苏州开了大刀,回来后身体极度虚弱,他还经常要我的母亲用工地上的小拖车,拖着他到当时的府前街二期改造工地上,进行技术指导。我父亲在原建筑公司,年年被评为优秀党员,他是当时计委口子几十个单位中唯一的一个扬州市劳动模范。

了解,认识高邮的建筑业是从县志中开始的。县志记载:盂城建筑业源远流长。“秦砖汉瓦”从某种程度上便是高邮建筑业最初的见证。名闻遐迩的天山汉墓、唐塔、宋城、宋文游台、明净土寺塔、明魁星楼等古建筑,辉映着古代文明的璀璨光彩,显示了高邮先辈们在建筑方面的高超技艺。

真正感叹高邮建筑业今日之风范的起始于撤县建市后的1994年年末。那天,我随市有关领导参加爵士大厦的封顶仪式。这是一幢坐落在上海浦东陆家嘴金融商贸中心的超高层建筑,是我市建筑业承接高、大、难、新项目的开山之作。大厦施工面积6万平方米,层高36层,这在当今的建筑界已经算不了什么,但在二十多年前的建筑界却是个令人惊叹的创举。上海南京路上的24层国际饭店曾独领华夏风骚半个多世纪。如今,来自苏北水乡的“泥腿子”也能建造36层的摩天大楼,这不能不说是高邮建筑史上的里程碑。

记得我调到建工局的第三年,也就是1994年,当时的高邮建筑业全年总产值只有8.036亿元,而至二十多年后的2020年,全市建筑业总产值达到1285亿元,是1994年的160倍。全市建筑业入库税收达到8.74亿元,占全市税收总额的15.8%,比1994年的全市建筑业总产值还要高。近两年全市新承接高层建筑2400个,建筑业从业人员达18万人。记得三十年前,也是我父亲去世前的那几年,他时任市建安公司的技术负责人,每当一幢三、五层的新建筑落成,他回来总是眉飞色舞,说高邮如何如何了不起。今天,如果他还在世,请他看看新文体中心、吾悦广场、金融中心、农商银行、在建中的新人民医院、高铁客运枢纽等等现代化建筑,一定会惊叹不已的。

前段时间我到新落成的高邮高铁站和汽车客运站参观,站在宽阔的广场上,尽管周围寒风凛冽,心胸里却春意盎然。一年多一点就拿下了这两个让高邮人兴奋、幸福一辈子的精彩工程,这恰似一首豪情满怀的诗,抒发了当今高邮建筑精英为现代化大厦添砖加瓦、不畏辛劳的雄心壮志;这更是一支催人奋进的曲,唱出了一茬又一茬平凡而伟大的建筑工人在改革大潮中高质量发展的豪迈激情。记得三十年前高邮北海大酒店开张时,汪曾祺老先生曾写下“突兀见此屋,远视东塔矮”的句子,如果汪老现在仍在世,再到家乡看看,或者再到各地看看家乡建筑工人的杰作,一定会“当惊世界殊”了。建筑工人让家乡长高了,也使许多都市长高了。

今天,当我走近一座座建筑,那一幕幕鲜活的记忆,就像电影一样在我的眼前闪现。在祖国的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高邮每年都有10万建筑大军一年四季,用汗水搅拌每桶砂浆,用真情浇筑每根大梁,他们将抱负粘在每块砖瓦,将追求注入每幢楼房。他们用一个个闪光的国优、“扬子杯”、“白玉兰杯”等奖项,为全市建筑业的创优夺牌和高质量发展增添了耀人的光彩。这一个个跳动的音符,一声声奋进的足音,是拼搏的记录,是繁荣的交响;这每一块亮色,每一抹辉煌,都得益于中共高邮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呵护,关心和嘉奖。

在庆祝党的生日100周年之际,让我这个出身建筑世家的老员工和千千万万个怀揣“百年梦想”的建筑业同仁们,不断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辛劳汗水,书写市场开拓高质量发展的新篇章,美化装点可亲可爱的新神州,让更为美妙的建筑乐章,在华夏大地奏响。


分享: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 推荐视频
版权所有:建筑新网社Copyright@2014,Construc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杨浦区营口路588号 18楼 邮编:200433 电话:021-63216799
沪ICP备1402323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