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业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
2020年04月06日  星期一

矿工还没干过瘾的队长

时间:2019年12月03日        来源:通讯员         作者:彭光淑


       、


       在重庆能源巨能集团五阳项目部矿灯房的不远外,一群下班的工人正朝着矿灯房健步走来,看到有采访,大伙礼貌地和笔者打了个招呼,唯有一位胖小子有些腼腆和拘谨,但他黑黢黢的脸上也露出淳朴的笑容和洁白的牙齿。

  这位胖小子名叫谢艳辉,1981年出生,是五阳项目部掘进二队的副队长。在回宿舍的路上,笔者和谢艳辉边走边聊了起来。


      从“鞋匠”到“矿工”

       谢艳辉出生在四川武胜古匠镇的一个农村家庭,当矿工之前他在广州一家鞋厂打工。谢艳辉说做皮鞋有淡旺季之分,淡季没活干时不愿回家干农活,就到处“漂”着玩,一年下来囊空如洗。妹妹谢文君在川九公司的兴隆矿开绞车,看到哥哥谢艳辉存不起钱,担心成为“单身汉”,她告诉谢艳辉矿山是八小时工作制,每月都有固定收入,比鞋厂强多了。2009年5月,谢艳辉到矿上“考察”后就果断报了名。

  下井前,虽然谢艳辉已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第一天下井还是给他来了个下马威。那天正遇到井下碛头浸水,谢艳辉与老工人一起持续了十多小时的突击工作,下班后,谢艳辉说累得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了,双手也磨起了泡,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还捂着被子哭了一场,并打起了退堂鼓。

  看到一起报到的也说不想干了,谢艳辉心里更是纠结,但又怕没固定工作真成了“单身汉”咋办?于是咬牙坚持留了下来。

  第三天,师傅丁世旭教谢艳辉打风锤,他把气门开关交待后就给谢艳辉做了个示范,然后就叫谢艳辉动手操作。

  谢艳辉说:“刚开始时,风锤在我手上不听使唤,左右摇摆不定,师傅马上叫停,并叫我思考为什么要摇摆?我一边思考,一边又试着找感觉,原来我没把气架蹬紧,这个度要全靠自己手感。”

  经过几天的摸索,谢艳辉渐渐进入状态,他觉得打风锤也没想象中那么难,反而还觉得很感兴趣。

  师傅丁世旭说:“谢艳辉脑子灵活,悟性好,一点就通,教他一点不费力,一个月过后他就可以独立操作了。”

  第一次发工资时,谢艳辉说当时只上了半个月班,拿了1700元,他说比做鞋子强,当天晚上请了师傅、妹妹和几个工友一起喝酒庆祝。


       矿井深处锻造“盔甲”

  从重庆的兴隆矿到山西的三交矿,再到山西的五阳矿,从工人到班长、再到副队长,他一步一个脚印,历经了“淋水、断层、瓦斯、顶板”等层层浴火的焰炼。从最原始的风锤到炮掘,再到综掘,他经历了一次次的设备更新换代,每一次技术升级,谢艳辉学得不亦乐乎。

  为了尽快熟悉新技术,他井上学理论,井下搞实践,比如学综掘时,他常第一个先到,最后一个离开,在综掘机前一干就是十多个小时,饿了就啃馒头和喝白开水,困了就在综掘机旁边眯一下,在上百名工人中,每项新技术他都学得又快又好。

      谢艳辉不仅学习勤奋,在困难面前也从不退缩。2011年5月,2101回风顺槽巷道顶上突然垮塌了2米多的岩石,当时没人愿意去处理,谢艳辉带头冲锋陷阵。打锚杆时,边打边掉渣,渣石一块一块地打在手上,手背手臂一会就肿起很高。

  谢艳辉说:“有些工友看到危险,全都被吓跑了,最后只剩下我一人孤身奋战。”

      “80后的就是不一样,身板硬,有拼劲。有次他的手指头被锚杆打伤,包扎了又継续干,因用力过猛血浸透了沙布他都没休过假。”工友刘建华说。

  2014年7月,同事卢小洋看综掘机割岩石时,一块岩石突然从上面跨下来把他压在底下,班长梅贵红吓得赶紧去叫人,谢艳辉来不及多想,健步冲上去,咬紧牙关,竭尽全力徒手掀开石头,在最短时间内把卢小洋“刨”了出来。

       这正是他在井下深处为自己锻造了一身“盔甲”,在困难面前无畏艰险。2015年3月,他被提升为掘进二队班长,这期间因各项业务技能出类拔萃,2019年1月,又被提升为副队长。

  当了队长后,谢艳辉更加有了责任和担当。1月下旬,工人们爬齐头时,开挖机把电缆压坏了,机电科经理江云对工人进行了罚款,但谢艳辉觉得自己有管理责任,主动要求连带罚款,工友对他敢于担当的行为很是钦佩。

  在他的带领下,队员们心往一想,劲往一处使,连续几个月来,进尺都在80米以上,队员工资也逐步得到增长。

  

      爱企爱岗胜爱家

  采访快结束时,当问到做矿工到底累不累时,谢艳辉说如果说不累,那肯定是假话,但再问他后悔吗,他爽性地说坚决不后悔,他还自嘲说孩子的妈正是看到我有了正式工作才嫁给了我,虽然干了10年,但我觉得没干过瘾,我还年轻,我还要继续扎根在矿山。

     10年来,井下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谢艳辉坚毅的步伐,说起在矿上的点点滴滴,谢艳辉侃侃而谈。但谈起家人,他的脸色就突然变了,他说这些年亏欠最多的就是自己的家人。

  谢艳辉有一儿一女,妻子生小孩时,他没陪在妻子身边。生二娃时,他给妻子承诺一定陪在她身边,哪知预产期提前了几天,孩子出生两天后,谢艳辉才启程回家,他说心里很愧对妻子。

  “我父母身体不好,还要替我照顾两个孩子。现在女儿9岁,儿子3岁,我想他们时,通过视频说说话,逗逗他们开开心,当听到孩子说想爸爸时,我心里既是高兴,又是心酸……”说到这里谢艳辉的眼眶湿润了。

  办公室主任向强文说:“谢艳辉一年很难得回一次家,2017年4月,他奶奶突然去世,当时正赶生产任务,他忍住悲痛主动申请留下来突击任务。”

  事后,谢艳辉说他从小是奶奶带大的,几个孙子中,奶奶最疼他,有个糖都要悄悄给他留着,他说没有见到奶奶最后一面是人生中最大的遗憾,但选择了矿工也是自己人生中最明智的抉择!



分享: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 推荐视频
版权所有:建筑新网社Copyright@2014,Construc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杨浦区营口路588号 18楼 邮编:200433 电话:021-63216799
沪ICP备140232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