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业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民营设计企业生存环境恶化 事务所资质如同鸡肋

时间:2018年08月27日        来源:建筑时报         作者:李武英

在以政府投资为主的市场环境之下,民营设计企业近期发展状况如何?2016年12月出台了鼓励设计事务所发展意见以及降低准入门槛之后,事务所数量有增长吗?生存环境有没有得到改善?中国勘察设计协会民营设计企业分会及建筑时报在北上广召集了民营企业及事务所的座谈交流,了解现状。

今年3月在广州,7月在北京,8月在上海,分别在广东省注册建筑师协会秘书长铙沃平、北京俞龚琪元建筑事务所合伙人俞边疆会长以及上海经纬规划建筑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叶松青会长的召集下,民营分会组织了北上广事务所和民营企业座谈会。问题主要围绕以下几个方面:公司(事务所)去年及今年的经营状况如何?业务主要来自哪些领域?对市场变化有什么感受?发展碰到的主要难点有哪些?对建筑师负责制、全过程咨询、EPC以及总包商出施工图等试点有什么看法?如何做好准备?对行业协会的工作有什么具体或方向性建议等。作为中设协民营分会秘书长,本报记者主持了三个座谈会,总体感觉多数的民营企业充满着浓浓的焦虑和迷惘感。

民营设计企业生存环境恶化

总体说来,从去年到今年设计市场好转,增量明显,企业项目表现上看还比较饱满,项目类型也比较多样:开发商从一二线城市转战三四线城市,城市更新、新农村、旅游、养老、商业、医疗、基建配套、景观、室内等,但是项目的周期变长,尤其是反复修改调整比较多,而设计收费难,拖欠款多。座谈企业反映最强烈的有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人才流失。这两年无论企业大小一致感觉留不住人、招不到人。据说北京某大型国有企业一年内人员流失达1/3。骨干人才流失,年轻人不肯来,校招能收到的应届毕业生也大为减少。主要原因是相比房地产、互联网等,设计行业创新不够,整体提升不够,无论是行业发展还是薪酬、业务模式等各方面越来越失去吸引力。另外,一线城市生活成本太高,小城市又实施各种优惠,人才回流到三四线城市。设计单位通过各种方式留人,但见效甚微。
二是体制内外差距加大,民营体制限制范围扩大,公平公正有名无实。近几年国有投资为主体,民企投资量大为减小,依托民企投资生存的民营设计企业生存发展空间越来越小。公开的招投标,体制外企业机会少。很多已改制的企业只好“打擦边球”,向体制内靠,与国企合作或选择其他的方式。民营企业的评优、培训等依然渠道不畅。
三是招投标不规范。虽然设计招标方式做出了改革,但在现实中依然不规范。一方面招标文件有诸多限制性条件,另一方面假招标或围标现象普遍。而招投标加分的条件也各不相同,比如获奖、资质、人员、业绩等目前各地各个项目政策都不同,导向性也不同,造成企业无所适从。
四是对行业未来方向不明。行业管理转型,企业对于未来的政策走向很迷茫,有关资质资格、质量责任、工程项目审批、总包商画施工图等变革也难以做出及时的应对。对于建设组织模式的改革试点,总包、全过程难有机会介入。而且现在操作也不透明,管理也不成熟,责任风险非常大,在当下的市场难以全面推行。
五是关于设计收费的问题,依据取消、收费低廉、业主压价、同行“暗算”等不正当竞争行为普遍。
虽然有很多的抱怨,但民营企业的主基调还是自强自立,感谢时代赋予的机会,感受到当前无论是国家还是行业都在深刻变革,政府大力“放管服”,营造更加便利的营商环境。民企的优势是决策自主、灵活,可以根据市场情况做出自己的决策,一部分企业通过平台、上市、资本运作、联合、并购等联合升级资质,做强做大,另一部分企业要选择做精做专,做出特色,在多元化的市场里一定会有好的发展。

事务所资质如同“鸡助”
在广州和北京的座谈会上,设计事务所总体反映不乐观,在以国有投资为主导的市场背景下,事务所资质已经成为“鸡肋”,弃之不忍,不弃难存。占比超过80%,因此悲观的看法具有典型意义。
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准入受限,没有多少项目的招投标事务所可以参与,常被挡在门外。有老总表示他买了某招标网站的会员,几个月下来只看到3个项目事务所不受限可以投标,但事实上根本不适合事务所参与或早已有目标,只是过走个形式的假招标。
 二是事务所资质无用武之地。不少事务所表示表面上看还活着,是因为有一些老客户或只做方案,真正要市场化生存,基本上需要穿着“马甲”。事务所以自己的特色生存,因此客户关系也相对较为固定,但最近一年客户却越来越多地提出要求,希望能穿个“马甲”以便应对各种过去没有的要求。原来业内共有为数不多的几家同时拥有建筑、结构、机电三个事务所的企业,现在基本完成或正在进行整合升级到行业甲级资质。
三是政策环境不利。有人提到,在WTO十五年保护到期的最后时间发布的促进建筑工程设计事务所发展的意见,不排除只是为了“应付”国际组织而出台的政策,以至于在实际操作中会反其道而行之:事务所原资质可以承接项目的总包,但是2017年底的《房屋建筑和市政基础设施项目工程总承包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提到“工程总承包单位应当具有与工程规模相适应的工程设计资质(仅具有建筑工程设计事务所资质除外)”,不仅没有“鼓励”,还有违反市场经济规律之嫌,直接限制业主的自主选择权。因此到目前为止一年多时间,事务所数量不增反减(未见有新增事务所名单公告),生存雪上加霜。
由于事务所的经营模式,一般从策划开始,为业主提供全过程服务,有些小型的项目会做到总承包,而且事务所与主持人个人的执业责任相一致,最适合建筑师负责制。但是由于现在的试点项目都是国有投资项目,选择国有设计单位,而企业和个人的责任依然不统一,建筑师还不能真正“执业”,所谓“负责制”无从谈起。
四是事务所是单专业,原来固定合作以国有大院为主,但近来国有大院也生计艰难,原来不屑于做的“小而硬的骨头”现在大小统吃,不给事务所留机会。而且合作的条件也更为苛刻,基本上是“包清工”做“劳务”,难以体现设计创意者的价值,很多时候还会变成“引狼入室”,直接被“抢”走项目的现象也很普遍。
五是人才反流现象。最早做事务所的都是国有大院的骨干带了一批人出来做,多年来人才的流向基本上是从国有大院流向民营企业,而目前呈现反转态势,在合作项目之后,事务所有一定经验的专业技术人员被挖走的现象频现,导致部分事务所几乎瘫痪。
六是同质的不公平竞争。越来越多的国有大院在内部实施合伙制或设立个人工作室,他们享受着体制内大院的各种优势和资源,同时又与事务所有共同的经营模式,因此成了事务所最大的竞争对手,短兵相接时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这一点是那些原本从大院出来做事务所建筑师的难言之痛。
七是税收优惠不再。在全国约300家事务所中,无限合伙制事务所占40%,实行的是定税,营业税、所得税和个调税等合一,相比企业有比较大的优惠。但是“营改增”之后,上海、广州、北京先后都取消了定税制,无限合伙制事务所只有无限的责任,而不具有其他税收优势,这一点对大家抱怨:当下的环境、政策、导向显示设计事务所正在走向“消亡”,一些经营十多年的事务所创始人表示很难再坚守,要另谋他路。甚至还有人无奈地开玩笑建议为事务所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称号。
会上也有一些事务所寻找到合适的模式和途径,做出他人难以替代的独特的竞争优势因此发展良好,比如广州容柏生结构设计事务所、北京别处空间、上海圆直建筑事务所等。在抱怨之外,也有事务所乐观地表示,事务所出身于市场经济环境,自力更生,开创了自己的事业。创始人做的不是企业,搞的不是经营而是“情怀”,自己集所有能力于一身,不做梦不悲情,只要自己能生存,事务所就可以生存。
各个层面都要做出积极应对
民营企业已占到80%以上的情况之下,为什么中设协以及各地协会要成立“民营分会”,业内一直有疑问之声。在讨论中大家共同的心声是“二八理论”在这里表现得极为明显:行业内20%的国有大院占据了资源、市场和人才的80%,而80%的中小型民营企业对行业的贡献率也许只有20%,但他们却提供了80%的就业岗位。世界银行营商环境评价的样本是社会投资的小型工程而非政府投资的大型项目,全球化的市场经济健康度也非常注重中小企业的生存状况。因此座谈企业一致希望相关管理部门能够充分关注民营企业的呼声,真正落地“促进、鼓励”措施,为他们的生存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同时行业组织要为量大面广的中小企业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为行业承担起应尽的责任。最为重要的是,面对外部环境的变化,民营企业(事务所)自身需要做出主动的调整和积极的应对,否则就难免会面临被淘汰的结局。

分享:

最新评论 0条评论
  • 推荐视频
版权所有:建筑新网社Copyright@2014,Construc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杨浦区营口路588号 18楼 邮编:200433 电话:021-63216799
沪ICP备140232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