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新网 > 建筑经济 > 正文

​2017年全国投资增长速度及调控政策的取向预测

时间:2017年02月05日         来源:建筑时报         作者:汪文祥

2017年的全国投资增长速度预测:8.5%~9.5%左右

  从国际环境来看,世界经济复苏基础不牢固,世界主要经济体增速缓慢且分化严重,全球经济结构性矛盾突出。国际竞争激烈,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财政金融风险增加,全球化前景不容乐观。英国脱欧及美国特朗普上任等国际政治因素,加剧世界经济运行不稳定压力。

  从国内环境来看,新旧投资增长动能转化较为艰难,传统产业改造投资能力偏弱,新兴产业投资潜力尚需要培育,投资增长能力发挥尚需待以时日;经济脱实向虚现象难以加快扭转;作为投资持续增长动力的民间投资虽然有所回升,但受国内外经济整体形势影响,近期估计难以迅速恢复到以往水平。

  从政策环境来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了2017年经济发展“稳中求进”的总基调。要坚持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坚持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的政策思路,坚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适度扩大总需求,加强预期引导,深化创新驱动,全面做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各项工作,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深入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有实质性进展,积极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振兴实体经济,培育壮大新动能。加快研究建立符合国情、适应市场规律的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加快推进国企、财税、金融、社保等基础性关键性改革,更好发挥经济体制改革的牵引作用。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改善投资环境,释放消费潜力,扩大开放领域等。这些政策措施的开展,为2017年的投资恢复性增长创造了良好政策环境。

   综合考虑国内外发展环境和政策环境,按照现实可能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客观要求,如果按2017年GDP实际增长率达到6.7%以上的速度测算,2017年的全国投资增长速度将在8.5%~9.5%左右。

 

  

2017年投资运行调控的政策取向预测:稳投资促增长调结构推改革

  一是稳投资。2017年乃至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仍然应把稳投资作为重要政策取向。理由主要有:

  其一我国处在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阶段,投资依然是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从时间段看,我国目前的投资增长仍然处在“倒U型”线的左半段;从空间看,我国人均GDP水平仍然不高,与发达国家差距明显,工业化、城镇化、基础设施、民生发展、生态建设领域仍然具有较多“短板”;从长期经济增长动力看,我国劳动力“无限供给”时代已经结束,技术进步等全要素生产率需要时间培育,资本(投资)扩张仍然是投资增长的重要推动力;从短期增长动力即投资、消费、进出口三大需求看,消费需求长期增长比较平稳,短期难以出现突破性增长,而2017年外需整体情况也不容乐观,因此投资仍然是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的重要动力因素。

   其二:我国投资增长仍然具有很大潜力支撑。首先,我国储蓄率目前约为50%,远远高于发达国家10%~20%的储蓄率水平,为长期投资增长提供了基础保障;其次,我国目前的整体负债属于可控水平,据社科院相关专家测算,2015年经济整体杠杆率约为250%,其中居民负债率40%,非金融企业150%,政府杠杆率40%;最后,我国政府具有较强资源整合能力和宏观调控能力,如果采取有效激励政策,投资增长能够确保运行在合理区间。

  二是促增长。应把促进民间投资增长、政府投资适度增长作为稳投资的关键环节和重要手段。

   ——应继续促进民间投资加速恢复性增长。真正贯彻实施“新旧36条”和国家鼓励民间投资和社会资本投资的一系列政策;结合供给侧改革的要求,降低准入门槛,拓展民营企业投资空间,减轻民营企业税费负担,切实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难题;加强民营企业产权保护,促进民营企业形成合理投资预期,提高民营企业和社会资本的投资积极性。

   ——应确保政府投资适度合理增长。应按照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的要求,继续扩大国家预算内投资规模;通过推进财税体制改革、债务转换、盘活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等多种方式,促进地方政府投资合理适度增长;通过投资补助、贷款贴息、设立政府产业投资基金、推进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的PPP投融资模式等新型政府投资方式,不断扩大政府投资的放大效应,充分发挥政府投资对全社会投资的引导和促进作用。

   ——应强化对房地产投资运行的监控和调控,防止出现短期下滑过快现象。房地产投资是投资增长的支柱之一,也是民间投资和社会投资的重要领域。2015年以来的房地产市场调控,对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的滞后影响应引起各方面高度重视。建议应将去库存压力仍然很重的绝大多数三、四线中小城市与部分一、二线热点城市区别开来,因城施策。将建立房地产市场持续稳定发展长效机制建设与短期调控结合起来,避免房地产开发企业投资预期改变和房地产投资短期下滑失控,确保房地产投资持续稳定和合理增长。

   ——应紧紧围绕实施推动“一带一路”、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等重大战略,推动重点区域投资增长。

 

  三是调结构。应以推动有效投资为核心促进投资结构调整。具体关注以下几方面:

   ——应按照推进供给侧改革和投资领域“补短板”的要求,继续推进生态环保、粮食水利、交通运输、清洁能源等12大工程包建设。将其作为稳定政府投资增长和引导全社会投资增长的重要保障措施。

   ——应以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为契机,促进农业投资。包括积极推动高标准农田建设、现代种业、节水农业、农业机械化、智慧农业等新领域的投资建设。

   ——应以推进制造业转型升级为突破口,推进传统产业技术改造投资和新兴制造业投资。

   ——应积极推进“新经济”领域投资。加快推动宽带中国、物联网应用推广、云计算创新发展、“互联网+”行动、大数据应用等新产业、新经济领域的投资,将新经济投资培育成为替代传统产业投资的新增长点。

   ——应以“补短板”和促进新型城镇化为重点,继续推动交通、能源、城市等传统基础设施投资,进一步改善我国基础设施状况和城乡面貌。

   ——应贯彻绿色发展理念,加快推动绿色发展(生态建设)投资。包括:积极推动节能、节地、绿色矿山与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等资源节约集约循环利用领域的各类投资;加快推进大气环境治理、水环境治理、土壤环境治理等环境治理投资;稳步推进国家生态安全屏障保护修复、国土绿化行动、国土综合整治、天然林资源保护、新一轮退耕退牧还林还草、防沙治沙和水土流失综合治理等山水林田湖生态重点工程和生态建设投资,切实缓解直至解决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资源环境制约问题。

   ——应贯彻以人为本发展理念,积极推动民生投资。尤其应稳步推动科技、教育、医疗卫生、健康、体育、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文化建设等社会事业投资,改善社会事业发展相对滞后状况,提升民生发展水平。

 

  四是推改革。2017年,应以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实施的《关于深化投融资改革的意见》为重点,以改革稳投资,以改革促投资。

   ——应切实改进企业投资管理方式,增强企业投资自主权,充分激发企业投资和社会投资活力。

   ——应完善政府投资体制,稳定政府投资规模,改善政府投资使用方式和管理方式。强化政府投资项目事中事后监管,鼓励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有效发挥政府投资对全社会投资的引导和带动作用。

   ——应创新融资机制,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发挥政策性、开发性金融机构作用,完善保险资金等机构资金对投资项目建设的投资机制等。畅通企业和投资项目融资渠道,为企业投资和社会投资提供资金保障。

   ——切实转变政府职能,继续推进投资领域“放管服”改革,创新管理方式。加强规划引导,完善监管机制,努力提升政府投资综合管理水平。

   2017年,应力争在推进企业投资项目承诺制试点、推广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的PPP投融资模式、完善投资监管机制等方面取得实质性突破,

  为投资稳定和持续增长提供良好的政策环境和体制机制保障。 (作者系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研究所研究员) 

分享: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条评论

 最新动态

 

 热门排行

版权所有:建筑时报社Copyright@2014,Construc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杨浦区营口路588号 18楼 邮编:200433 电话:021-63216799

沪ICP备1402323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