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新网 > 建筑设计 > 正文

武重义:做“绿化城市”的实践者

时间:2016年12月05日         来源:建筑时报         作者:吴真平

                                                          binary_middle (4).jpg

在当今全球城市化进程中,都市绿化减少,碳排放居高不下,环境问题日益突出,人类社会生活离大自然也越来越远。在“水泥森林”的笼罩下,有的建筑师开始重新思考建筑与人与环境的关系,并希望通过绿化城市建筑与环境,让自然重新回到人们的生活中。

 

越南建筑师武重义就是致力于 “绿化城市”的实践者。近日,武重义受“大师之旅”新锐建筑师系列讲演会主办方文筑国际、同济设计院、华鑫股份、上海风语筑展览有限公司邀请,来到上海做“绿化城市”专题演讲。

 

 

观察与冥想

 

 

武重义是一个有个性的建筑师,他热衷于观察社会现象。武重义所在的胡志明市由于城市化进程,绿化率只有2.5%,还存在着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许多城市病,在城市中的年轻人大多迷恋手机、ipad等电子产品,沉迷于虚拟世界,缺乏人与自然的沟通,也容易患上忧郁症。武重义认为,人的欲望膨胀已发展成很严重的社会问题,也造成人与人之间容易争吵,国与国的纷争。武重义希望从建筑师角度,思考怎样将绿色留在城市中,怎样让城市更美丽,而这些就是他做设计的出发点。2006年,武重义在胡志明市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他与员工沟通协作的方式也很独特——冥想,因为“人的大脑中95%的想法是杂念,而冥想可以让人安静下来,比之前有进步。”

 


以竹建筑成名

 

 

武重义的成名作中有许多竹建筑,从早期的风与水咖啡馆、风与水酒吧到后来的昆嵩印度支那咖啡馆、米兰世博会越南馆等,武重义对于竹材工艺的探索、材料的运用日臻成熟。

 

说起来还是一段有趣的经历。从日本留学回到越南后,因为声名不显,武重义并没有接到订单。后来武重义自己出钱,在胡志明市一个小街区租了块地,用竹材建起了后来广为流传的 “风与水咖啡馆”。武重义说:“那时因为竹子价格低廉,而且材料容易拿到,才做了竹建筑。” 当时一根大竹子的价格差不多70美分,从建筑构架到椅子、照明装置都用的竹材。武重义说,因为经济原因,不能做出太复杂的效果,只能做到单元化,在现场拼接。没想到,风与水咖啡馆建起来后,上门找武重义设计的人也多起来。

自“风与水咖啡馆”起,武重义通过一系列作品培养并建立起了一个竹造建筑的施工团队。不论是对竹材的处理、施工或是对竹构造的研究都在国内外获得很高的评价,也因此赢得了多项国际荣誉及奖项。如2007年获得亚洲建筑金奖、越南建筑师协会国家建筑师奖,2008年获得 IAA奖(国际建筑师学会),2010年获得美国绿色优秀设计奖等。同时,他还被世界经济论坛评选为“2014年世界青年领袖之一 ”。

 

虽然是以竹建筑的作品闻名于世,不过武重义却澄清:他不是只做竹建筑的建筑师。竹子只是一个材料,他更关注的是将没有绿化的城市重新妆点为绿意盎然的城市。

 

绿意妆点都市环境

 

最近几年,武重义致力于绿色项目的实践,利用景观植物为建筑设计绿色立面和屋顶的生物表皮。在武重义设计的项目中,“树之家”对他具有特别的意义。这是武重义为他的一个患了忧郁症的朋友设计的作品。场地位于胡志明市内一处拥挤的街区,附近也没有绿化。武重义以空间散点布置几栋房子,并奇思妙想地将树安置在屋顶。

武重义说,“树之家”就像是一个开放的庭园,在庭园内自由地安放了几个 “栽树的容器”,构成空间的效果。墙体立面是用竹子作为混凝土模板,呈现出和竹板尺度差不多的效果。所用的材料也非常简单,砖、陶瓷、水泥。

在设计时,武重义主要考虑的是让这位得了忧郁症的朋友走出屋子,和自然多接触。所以他将卧室、厨房、卫生间分隔开,他的朋友要吃饭或上厕所必须到室外。房子与房子之间的连廊也没有加雨棚,也是为了让他的朋友更好地与自然接触。

那么,大树安置在屋顶怎么可以很好地生长?武重义笑答道,就像盆栽中的植物能够很好地生长,树种在屋顶并非难事。他在屋顶设置了循环系统,有自然光和通风,创造了一切适宜植物生长的条件。武重义希望城市充满绿色,而将植物与建筑融合是一种很好的尝试。

“树之家”项目从2012年开始到2014年完工。武重义投入大量的心血,多次到现场踏勘,不过却是个零设计费项目。武重义坦言,回到越南差不多有5~6年做的都是零设计费项目,而设计“树之家”的时候是事务所最艰难的时候。令武重义欣慰的是,他那位患忧郁症的朋友在这样的环境下,确实一天天开朗起来。

“农场幼儿园”是武重义在越南一项设计竞赛中赢得的项目。这所幼儿园服务对象是附近工厂工人的孩子。武重义希望建一个绿意盎然的幼儿园,设计概念出发点就是 “农场幼儿园”,从空中俯瞰,幼儿园是一个三环形状,它营造出内部的三个庭院,为孩子们提供了安全、舒适的操场。阶梯状坡道将底层的花园与屋顶花园相连,沿着坡道逆时针走就会回到原位,成为一个循环。武重义说,这样设计是为了让绿色花园最大化。绿色屋顶被设计成一个连续的菜园。“越南食物中毒的情况很严重,做这样的菜园,附近工人下班可以在上面种菜,并给他们的孩子品尝食用,孩子们也会参与种植,和自然接触,这是一个很好的社会解决方案。”武重义说。

武重义希望通过设计让城市重新充满绿色,人与自然之间有更和谐的关系。越南地处热带地区,武重义设计的建筑外墙有许多植物覆盖,他甚至说,“我设计的建筑表皮是由植物、空气、玻璃构成的。”他的建筑不用空调,而是利用植物、中空石板把强光挡在外面,又从各个角度将自然风引入室内,营造比较好的环境。这样的建筑不仅造价低廉,还能降低能耗。但是,仅有这些还不算武重义眼中的绿色建筑。

武重义所认为的绿色建筑还加上人的运动。由于越南运动场所特别少,武重义希望在他的建筑里能增加人的运动。比如,像农场幼儿园的种菜是一种运动。武重义在为一所大学校舍做设计时,希望给学生们创造一个既能交流又能运动的场所。所以他做了坡道,坡道从地下连到屋顶,同学们在楼梯坡道上上下下时,就像在爬山做运动一样,可以边运动边交流。

 

做百年建筑

 

1996年,武重义获得日本政府的奖学金后,前往名古屋工业大学学习建筑。之后进入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在土木工程系所属的景观与城市设计实验室继续深造,师从内藤广教授,并于2004年获得硕士学位。回顾日本留学经历,武重义感慨地评价:日本的建筑完成度是世界上最好的,在日本学习建筑的环境也是最好的。

日本诞生了众多明星建筑师。不过武重义最推崇的还是他的导师内藤广教授。内藤广希望建百年不倒的建筑,这个理念对武重义影响很深。在武重义看来,现在的亚洲城市充斥着追求瞬间辉煌的建筑,但建筑应该有更强的生命力。作为建筑师应当理性思考,怎么样给世界给后人留下些能持续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建筑。

“最近我重游日本,看到许多优秀的建筑师的作品,他们都是以建造上百年的建筑为出发点,这是建筑师该有的态度”,武重义说,“而我们事务所也在努力把每个节点做好,赋予建筑更长的生命。”

 

与中国结缘

 

目前武重义在中国已开展一些项目,其中最为人熟知的项目在浙江龙泉宝溪乡溪头村。在溪头村汇聚着来自美国、中国、哥伦比亚、德国、意大利、日本、韩国和越南等八个国家的11位设计大师的作品,武重义在那里设计了一个接待中心,也是竹建筑。武重义说,在中国做竹建筑会遇到新的挑战,比如中国的竹子管壁很薄,容易开裂,所以他把连接部位的扭度都降低。溪头村的业主反映,武重义设计的房子许多细节处理得非常棒,经历两年多的时间,房子还非常新。武重义却回答道,如果让他去管现场,房子的质量会更好。他还善意提醒,竹子很怕水。中国的竹建筑结构大多暴露在外,最好采取防护措施,比如越南竹建筑经过防霉防开裂处理,有的还覆盖茅草,这样的建筑甚至可以维持几十年。

分享:

我要评论
最新评论 条评论

 最新动态

 

 热门排行

版权所有:建筑时报社Copyright@2014,Construc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杨浦区营口路588号 18楼 邮编:200433 电话:021-63216799

沪ICP备14023239号